当前位置:主页 > 特色展示 >

早安,四轮叔叔

2017-03-04 18:05

 
 
 
 
 
 
是这样的,我睡不着,不过应该不是因为失眠,因为我从不失眠,至少我不承认。毕竟这是病,如果承认了,就不能放弃治疗。我望着上铺平行的床板和被窗户切割的灯光,我想我该写几句话来祭奠我逝去的早睡。事实证明,我在想矩形的灯光和平行的床板有没有在暗喻我的人生。我想起我看过波德莱尔的《恶之花》,那是多么恶心的一本书啊,但是我居然还背下几句:"啊!可怜的诗神,如今怎是这般模样?你深陷的双眼充满黑夜的幻影,我看到你的脸色,交替变化出恐怖、狂热、冷淡和沉默。绿色的恶魔和红色的幽灵,它们用壶向你灌过恐怖和爱情?"我默默地背完,开始想那些苍蝇污水,真是恶心。艺术的世界我不懂,但是我却喜欢往里面蹭,因为有艺术的地方就有评论家,我一直认为评论家才是最有才的人,由此我想起梨花体诗,顿时觉得我可以很快写完东西睡觉了∶我想,我上铺床板的曾经,是,一棵,树。我很满意这首诗,因为我完成了对生命起初的追问和思考,语言看似平白无奇,却有四两拨千斤之力直击读者内心,全诗短小清新,犹如小荷露尖角,出泥而不染。巧夺天工的停顿安排将读者引入空灵之地,从而引发读者对于人生的思考,升华了主题。
我们从来不缺树,因为我们有林,有森林。树苗会被踩,小树会砍,大树会被砍,老树会被保护,但也不过是围起来任由其自生自灭。每棵树都会努力长,虽然都是被砍命,但长大些命就理论上好些。呃……还有的就不说了,因为我似乎困了。我上铺床板的曾经是一棵树,而我现在是一个叔叔。今年我22岁,我看它有24个年轮。
 
 
 
 
 

上一篇:北方的冬天应该有几场这样的雪
下一篇:生活如此忙碌日子才会更觉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