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活动 >

面对空空的家,百感交集

2017-05-27 19:18

山村
       这是靠近大山脚下的一个村庄。
       这一年,村庄里的一户人家发生了一件怪事,让两个原本和睦的家和睦不再,双方都陷入 无尽的通苦与无奈中。
       男方姓贾,养有三女一子,对唯一的儿子,像宝贝似的捧在手里,怕化了;放在手中,又怕飞了。对这个儿子,给尽了无边的庝爱。
       可是却在新婚一年后,他的妻子灵儿却在生下女儿刚满月后陷入了一种可怕的心态。
       她抱着满月的孩子,会看着孩子喝奶粉,心里会想她能喝那么多?
       当小丫头睡着,她端详着孩子的脸庞,会想孩子是活着还是死了?
       她不回娘家,回去了就再也不回自己的小家;要不就再小家再也不回娘家去。
        有时她不吃任何食物,总觉食物里面有毒。
        面对此,灵儿娘家的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而婆家贾家的人却认为媳妇灵儿是故意装病。
        有一天,当灵儿跳下崖,被邻居救起,当婆家贾的妻子碧去给媳妇娘家报信说他们的女儿摔了,问怎么办时,娘家的人恨不能好好教训一顿这个女人,不是先将人送医院,却是先走路半个小时找娘家人。
        当灵儿的娘家人登门要贾家先送人进医院看病,否则将掀掉他家的房子。
        贾家后来报了派出所。
        但是派出所的人并没有为向贾家讲话。“你们口口声声说你们对媳妇好,丈夫对妻子好,为何她要选择轻生,既然好,她怎会看不开?如果说精神有问题,你们养有一个儿子,也不可能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子娶回家。”
        贾家无言以对。
        但是两家的关系开始有隔阂。不再像是儿女亲家,到更多的像是冤家。
        在孩子五个月后,贾家唯一的儿子卖掉家中仅有的粮食,选择外出,留下病中的妻子灵儿和女儿。
       可是她们的生活却陷入了没有过的艰难。
       因为分家,灵儿身体单薄,一个人要打理着庄稼,还要照顾不满周岁的孩子。
        她却指望不上谁。
       她去给附近的人打稻谷,以换取养家的生活开支,因为以亩计算,而那一年庄稼长势太好,打到天黑,也没有将稻田的谷子打完。天黑了还在摸工。
        而哪一天,却是砖厂的两个女人车祸死亡,路上丢满阴纸 ,而孩子小,迷信说小孩火焰会低,灵儿请求父亲帮照看家中的猪,自己第二天再回家,夜晚住在娘家,却是身为父亲的公公的大骂。
        由于改革开放不久,那时的农村根本没有什么收入,对于一个女人拖着年幼的孩子,还有庄稼,是很艰难的,没有钱支付电费,负责管电的父亲不由分说剪断了电灯线。
        隔山叉五,公婆都会找灵儿的不是,不是说灵儿去邻居家借物呆久了,就是说灵儿和某个孩子去查生产对的账目。
        “查账?户主姓名又不是我灵儿,与我有何关系。”灵儿听到父亲说,马上从屋内走出说。
         “你傻呀,那是邻居的挑拨故意说的。”反应快的母亲接过灵儿的话。
         灵儿带着孩子给公婆打谷子,但是当灵儿田地里的稻谷黄时,公婆却没有帮忙换打稻谷,是在地里种自己的秋萝卜。
         当灵儿去砖厂挣钱,公婆没有带过小孩一天。
         直到有一天,两家的关系再一次恶化。
          灵儿的哥哥在路上碰到灵儿的父母,他说:“伯父,如果你以后再剪掉电灯线,我要找你打麻烦,你要钱,你可以问你儿子要,是你儿子没有寄钱。”
         “找我打麻烦?你以为还是前一次?我输你。”
         “我今天就教训你。”
         “输输输。”
          要说打架,五十多岁的老头,那里是三十多岁力气正旺年的灵儿哥哥的对手。
         因为是马路上,一会儿就聚集了无数看热闹的村民。
         然后当年轻人将老人所为一事件件说出,却是周围的一片:“打得好,打少了。”
         这件事,灵儿并不知情,是后来父母对邻居院长说起,灵儿才知。
         灵儿记得院长说:“劝过你要差不多,你不听,有什么办法,你自己输了道理,谁让你儿子不管家人,你们做事也太过。”
        后来灵儿主动放弃的婚姻,没有要婆家一分钱。
 
           灵儿的丈夫熊回来了,面对空空的家,百感交集。
           他去找灵儿,要知道他走后的几年家中发生了什么,才让母女远去。
           灵儿说到了新婚,自己的善,却是婆婆一次次在儿子面前的挑拨,让本来恩爱的两个人因为母亲的话语,而生气吵架。
          说到三年时间,父母没有带过一次孙女,没有给媳妇的小家拿过十元钱的帮助,没有在耕作时帮忙耕过一次稻田。
          说到婚姻,灵儿说,家中请一保姆,还管吃管住还付给工资,这三年,她算什么?保姆吗?还不如,一封信都没有,还有一个孩子,这样的家,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
          “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你给我一次机会。”
           “晚了,这些年你早干么去了?你若有一点点心,何至于现在,不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吗?”灵儿推开他抓着的手,走了。
 
       “ 有两三年,他都不叫父母一声爸爸、妈妈。有一天,他新娶的妻子非要叫他叫父母吃饭,才让他吃,他还是不愿意叫。他觉得是父母赶走了灵儿。”
       “有一次,在江北工地做事,晚上,他没有回家,第二天到家,是妻子的两耳光打在他脸上,他捂着脸说我同她生活,她从没有碰过我一指头。”
       “他妻子说既然她那么好,为何会抛弃你?”
       “是我对不起他。”
       这个曾经梦想着她死了,可以讨一个合乎他们心意的媳妇,妻子的家。却在多年后才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尤其她知道了太多关于灵儿的事后,一再要让自己强势,不受公婆的恶压,  而让婆婆几次寻死,而他自己,却在多年后,想着曾经的往事,也不是一个悔字可以说清。
 
      山村依旧,只是不一样的故事依旧上演着家家的悲喜人生。

上一篇:听无数遍也不会让人厌倦
下一篇:一声妈,此刻显得很苍白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