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我县概况 >

前世今生万劫不复的时空深渊

2017-03-17 19:11

 
 
 
 
【原创】楼兰旖梦【小说连载一】
 
          
                 楼兰~前世今生万劫不复的时空深渊
                  
 
                 楼兰  雨后玫瑰
 
 
负一纪八十年……
  玉门关外 ……  
       千兄弟……
 
图片他们告别妻儿,背井离乡…历经了太久的战乱纷争,他们每个人都不在想往利禄功名,只有一个炙热的渴望在他们胸中燃烧……回家……
 
作为此次征战楼兰的先锋军首领,我如同每一个忘记自己姓名的战士一样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在战场上除了不择手段的让自己活下来之外其他一切都是多余的,包括自己的姓名……但终究无可避免的他们每个人都在想同一件事…回家…作为将军我本不该犯这种错的,可我现在再也不敢正视兄弟们的眼神更不敢聆听午夜的沙漠飘荡的凄凄羌笛……我要带他们回家……这个想法在沙漠冰冷的夜里会更加清晰。
 
大将军卫青的十五万大军在距我们正常行程下的七天之后……作为先行部队我们的目的更所有先行官是一样的。勘测地形,打探敌情…然后就是等待……等待着这个迷幻帝国顷刻覆灭…功成名就…… 
 
楼兰城北十五里车师。我做好了一个先行官的所有工作,剩下的事--等待,一天,两天,三天……八天……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每个常年作战沙漠的兄弟都清楚,沙漠中最可怕的死亡之神不是饥渴,而是沙漠风暴,卫青大军肯定是遇到了沙漠风暴,才会延误行军。
 
楼兰的部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的…十一天的时候我们终于耗尽了所有粮草…军中异常的平静,我知道每个弟兄都早已经漠视生死了,可我不能漠视他们的生死…我要带他们回家……
 
每个人都清楚用三千人并且经过了长途行军,风尘仆仆的部队去跟有强大匈奴支持的整整楼兰一个国家作战将意味着什么。可我不能带着兄弟们坐以待毙,回头已不可能,我们只有拼死一搏……
 
接下来的事是战争,如同我以往历经的每一场战争一样残酷的战争,只是这场战争带给了我一场持续两千年的万劫不复,使我在两千年的生死轮回中注定只能擦肩而过的机缘,只为等待有一世能邂逅一个前世叫公主的女子与我一起重生,为了洗涤那场两千年前的罪孽…… 
 
三千疲军只是在沙漠的劲风之中摇摇欲坠,没人去关心对面那扬起漫天沙尘的敌军到底有多少人,这次名叫飞蛾扑火的游戏还没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那楼兰的公主,在城墙上伫立良久,远远的尘烟早已有人回报。大敌当前,她却不语不令。她美丽的脸庞映在如血的残阳,迷离的剪影让百姓迷茫。她在想什么?
 
十天前,有前方探子紧急送来羊皮卷,称有异族军队侵入疆界,一队先遣军已然逼近城堡。为首的是一白袍将军,曾数次出入疆界,骁勇善战,定要提防。连日来,她噩梦连连,每场梦境的结局都是血溅白袍,都有临别回眸,都有一张陌生而亲切的面庞,满眼的怜惜与忧伤让她心痛窒息而醒。
 
望着渐行渐近的一线黄尘,她在想,昨夜的梦境似乎就在眼前,那策马的白袍大将,是否就是魂牵梦萦的那位梦郎? 可是,是又怎样,国仇家恨不容多想,若国破,己又岂能独活于世上?   
 
夕阳残照风中这座千年古城,写满子民的血恨。为什么,在如此沙暴如此寒冷如此荒凉的大漠戈壁,已饱受自然的摧残,却还要经受人为的战祸?为了那些所谓珍宝所谓疆土就一定要用生命和鲜血来换取?如果,自己可以平息这场战祸,宁愿,去!
 
 跟每个长居沙漠的人默然无光的眼神相比,那女子有着一双无比深邃如同夏夜一般幽兰纯净的双眼,如同沙漠中一泉清可见底的湖水,在滚滚沙尘中显得无比清晰,那一刻我忘了国家忘了战乱纷争恩怨情仇,我忘了我背负的所有使命,我不明白两军阵前为何会有一位这样的女子出现,更不明白这个自称公主的有着如此清澈的眼神和飒爽英姿的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两军阵前…… 
 
可是我明白在这场毫无悬念的游戏面前我再一次输了,输给了一个女子的眼神,写着对战争的厌恶,对命运的无奈,对平凡的向往,更像我七年前相同内容的眼神……    
 
可战争终究是战争,我要带兄弟们回家,就意味着我要杀了对面这群如狼似虎的所有西北汉子跟这个柔情似水的女子。我只许胜利不许失败,我要带他们回家……
 
  她缓步移下城墙,跨上汗血宝马。月白色的裤裙在马背上如一抹白云,莲白色的面纱在风中飘飞成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远远望见玉树临风的白袍将军,策马立于军前。手中的宝剑被残阳映照,仿佛滴血。披散的长发在风中飘扬如一面旗帜,满脸的疲惫在四目相接的瞬间熠熠生辉,俊朗的脸庞炯目如炬,哪里有仇恨,哪里有杀气,溢满眼波的分明是惊喜和怜惜。
 
时间在那一刻停滞。
 
她不知有着这样清朗俊雅面容的男子,为何要带着如狼似虎的兵士侵入她的家乡。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地方,怎么就不可以平平静静地生活,一定要变为战场。
 
可是,她梦中的情郎,怎么就这样出现在这血染的沙场,让她寸断肝肠。为了父老乡亲,自己一定要将他或己在这里埋葬? 
 
 
 

上一篇:有太多的压力太多的无奈
下一篇:撑一叶芳华守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