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优秀作品 >

我玩不起这种伤人的游戏

2017-03-20 21:24

 
 
鸡零狗碎
       春光明媚、桃红柳绿、蜂飞蝶舞、春意盎然,这么美好的季节好像就该发生点浪漫的事,可是我绞尽脑汁也没折腾出桃花事来,百无聊赖上街逛逛,或许能捡个艳遇也未可知。出得门来闷热难耐,阳春三月如此燥热,难道这怪天气就是那冬天和夏天同房的产物?-
 
       走在大街上,漫天飞舞的灰尘令人窒息。法国梧桐是我市主要绿化树种,每到这个季节,行人就会被树上落下的绒絮迷的睁不开眼,绒絮飞进鼻孔就会令人忍不住打喷嚏,今日大风骤起,此情较之平常更为甚之,街上靓仔美女一改往日优雅形象,咧嘴迷眼喷嚏声此起彼伏,那叫一个壮观,正在我看得乐不可支时,冷不丁被对面来的大叔喷了一脸小数点,真是败兴。-
 
       去配了副眼镜,验光师拉着一张阶级斗争脸,我暗忖,这种人不知道会不会笑?验光师手上的烟渍味熏得我直掩鼻,他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笑说,没关系,这味儿好,你就是店里的活广告,不验光不知道,一验光忘不掉。验光师被我成功逗笑。-
 
       看见一条漂亮裙装,其实并不需要,还是忍不住买了下来,想起一句话:男人不嫌女人多,女人不嫌衣服多。回家穿给大眼看,大眼说,好看。我美滋滋道:好看就多看几眼吧。大眼坏笑:不穿更好看。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大眼不稀罕看,难道我用辛苦钱买来的漂亮衣服,都是饱了外人的眼福?唉,我这么聪明也会做傻事,而且是乐此不疲。-
 
 
       老爸生病了不去医院,非要缠着我带他去,问其原因方知,他认为我医院有熟人,熟人好办事。我说只要你给钱,哪儿都一样,这年头,认钱不认人。老爸不信,我说,不信你去给医生塞个红包,保准他把你当亲老子看待。-
 
       跟好友去吃饭,最低消费要多少多少,未达指标,只好要了一小袋瓜子,一袋一两12元。这样的天价瓜子我实在不舍得粗嚼糙咽,细细品味慢慢咂磨,我还真品咂出御用贡品的高贵味道来了。-
 
       大眼同事带着新谈的女朋友来我家玩,说是订婚了,看着他对女友的关怀备至,我就想,如果他对前妻也这样,何至结了离离了结这么麻烦。激情多点是好,麻烦少点为妙。-
 
       人老了不中用了,晚上出去锻炼,第一天丢了围巾,害我好找,未果;第二天外套又忘了拿,幸好及时找回。跟大眼说了,他骂我:人头猪脑。我笑:配你正好。他说:我后悔了。儿子听见了说:妈妈,你怎么找这么个老公呀?大眼气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男人有啥用》发表第二天,好友z说不想看我写这些,把我拉黑了。难道我就是那俗不可耐?还不至于吧。我知道我很俗,但也用不着别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拿着道德的指挥棒对我指手划脚,我的空间我做主,来,欢迎;去,不留。之后z试图重新加我,对不起,我玩不起这种伤人的游戏,拒加——没商量。-
 
 
 
 
 
 
 
 

上一篇:这世界风云如何变幻都与我无关
下一篇:会网友,总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